中国城市格局将有巨变 楼市走向何去何从?

狐芦娃 2017-07-04 14:45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日前,国家发改委、住建部、交通运输部、国家铁路局、中国铁路总公司五部门联合下发了《关于促进市域(郊)铁路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。《指导意见》首次提出的发展目标是:至2020年,京津冀、长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、长江中游、成渝等经济发达地区的超大、特大城市及具备条件的大城市,市域(郊)铁路骨干线路基本形成

一、日前,国家发改委、住建部、交通运输部、国家铁路局、中国铁路总公司五部门联合下发了《关于促进市域(郊)铁路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。《指导意见》首次提出的发展目标是:至2020年,京津冀、长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、长江中游、成渝等经济发达地区的超大、特大城市及具备条件的大城市,市域(郊)铁路骨干线路基本形成,构建核心区至周边主要区域的1小时通勤圈。

刘晓博先生对这份文件的评价甚高,他在当天推送的《重要文件公布!中国城市格局将发生巨变》一文中指出,这可不是一份铁路发展的专项文件,而是重塑中国城市格局的重要宣言。它的问世,意味着城市圈时代正式降临中国。

作为一位从事城市和房地产行业市场研究的从业者,我赞同刘晓博专业理性的判断,但从感性的角度、从情感归属的角度看,倒是勾起了我对人与所在城市之间关系的思考。

以广州为例,住在远郊,人们与楼盘社区共同野蛮地生长着。一开始,保安物管人员居然比业主多,“黑灯率”很高。配套方面,仅有一间天黑即关门收市的宏城超市(现在都归了华润),一间像饭堂一样的兰州拉面,一间工商银行,一间川粤菜馆。各种生活的不便,夜晚遇大人小孩头痛脑热送医的尴尬,一言难尽,苦不堪言,那可真是用绳命在活着。一手房销售结束后,原来的水景喷泉一概断水断电,露出丑陋的一面。工商银行终于还是坚持不下来,搬到了增城开发区。川粤菜馆坚持数年生意从来没见火过,去年被一家顺德渔坊替代。住在远郊,没有地铁,交通高度依赖广园快速路,每天来回四五个小时在路上,那可真是一种灾难。上下班高峰期,没有一个半小时,根本不要奢望到达市区。

对于上文中的内容,据我理解,“市域(郊)铁路”应该包括现在十分火热的“城际”。而对城际轨道交通的认知,我比较熟悉的是“新白广”——起于新塘,经白云机场,到广州北站。这条城际其实是穗莞深的二期延长线,穗莞深从深圳宝安机场出来,经东莞几个大镇大站,到增城新塘,然后沿着升级改造后的原广深四线到广州天河东站,这是一条完整的主线。穗莞深还有一条支线,是从东莞某站引出,经开发区西区到海珠区的琶洲。我理解城际铁路的最大特点是点对点,市区对市区(深圳宝安机场往东已经与深圳市区无缝对接了),解决的当然是高频的以工商旅游为目的的出行群体的需要。

城际交通开通,意味着通勤成本特别是时间成本的大大缩减。这使得远郊的生活不再与所有的艰难险阻划等号。一小时通勤所带来的最大的变化还是沿线周边物业的升值。

二、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与经济日报共同发布的《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5次报告》的主题报告《房价体系:中国转型升级的杠杆与陷阱》显示,中国房价体系呈现出尖塔形分布,具有多层次性、集群化与单中心性的特征,而且房价体系的城市群特征更加明晰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、中国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说,2014年,房地产已经达到需求峰值,之后房地产投资基本持平,然后下降。为什么2016年房价又开始上涨?这一轮上涨区别于过去的一个很大特点,是珠三角、长三角、京津冀等城市群的加快成长,吸引更多年轻人在这些区域聚集。这是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产物,也是发达国家都曾经历过的历史阶段。

城市圈与城市群,成为城市价值评估的一种新的常态与发展模式,让每一座城市都不再孤单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